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190个阅读者,2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发表时间:2019-8-3 09:03

[原创]《风花雪月》系列 文:黄福春



hfc1971 发表在 光阴故事|小说 华声论坛 /forum-7-1.html


  《风花雪月》系列之花 文:黄福春

  如花,貌美如花,这个算得上是形容一个女人最好的词语之一。
  唐如花,人如其名,她确实可以算得上一个绝色的美人。
  唐如花低着头,愁眉紧锁。

  难道美人也有心事重重的时候?

  唐如花倚立在花丛间,与花融合在一起。
  这里是花的海洋吗?海洋只有一种颜色,现在却变成了花海。
  你看,那些火红的、粉红的、雪白的、乌紫的、橙黄的……它们争先恐后的将自己最艳丽的色彩呈现出来,那一朵朵花蕾娇滴滴的,就像闺房里的姑娘们一样的羞涩。
  唐如花一身白衣如雪,她是仙女下凡吗?还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吗?如果不是,为何她的气质超脱俗世了呢?
  唐如花站在千枝百态的花丛间,她的美让这些花儿都黯然失色,难道她才是花的女王?不然为何她可以比花还美,比花还要艳?
  几只蝶儿翩翩起舞,追逐流年在花丛间,它们是在寻找最香的那朵花瓣?还是在寻找最多花蜜的那朵花蕊?
  唐如花纤纤的玉手不时在花丛中寻找着,她是在摘花吗?
  真正来摘花的人又怎么会如此忧郁的面容呢?
  错了,唐如花并不是摘花,她是在研究这些花。这些花也不是普通的花,它们是唐如花精心载培的花卉,是用来研究各种功效用途的花引。
  此时的唐如花正是因为某种花产生的反应犯愁,到底是该用「黑坛忧」,还是用「灵通心」,这两种花太过于相似,若不仔细分辩还真很容易弄错的,它们唯一不同的是叶子,一个七角,另一个八角,花瓣的颜色与形状太过于相似,确实让人很难分辩出来。
  大凡追求完美的人,细节是最为重要的,这不但是成功的关键,还是充分显示出与众不同的一个环节。
  提起“蝶粉刺”的毒性,江湖中人难免会胆颤心惊的,因为它的无色无味,杀人于无形,总是让人防不胜防。
  “风针”唐秋风的名字,想必大家还记忆犹新,可是唐秋风这样的高手,同样是死在唐如花的“蝶粉刺”上面。详见短篇《风云赌局之陷阱》。

  到底唐如花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?众说纷纷,有人说她蛇蝎心肠,有人说她冷傲清高,有人说她温柔似水,有人说她黑白难分……
  “出来吧!既然来了,何必鬼鬼崇祟的不敢见人!”唐如花冷漠的说了一句,她并没有任何的惊讶,相反的异常的淡定。
  唐如花的话刚说完,不远处的花丛里同时蹿起几个人影。
  五个人,他们身穿锦衣华服,单从那身服饰来看,除了「尊衣门」独特的标志外,他们熟悉的面孔,不用猜都应该知道他们是谁。

  尊衣五君。

  谈虎色变,谈毒心惊。
  五毒君,除了他们还会有谁。
  来的是「尊衣门」里的五毒君,而“五毒六害”正是「尊衣门」的顶梁柱,没了他们,想击败薛尊衣这个老魔头想必就容易多了。
  五毒,他们不同姓,却情同手足,比亲兄弟还要的亲。
  老大单破,老二孔过丁,老三盛天蓝,老四丁一呜,老五王星,他们个个都是用毒的高手,手段更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的,让人防不胜防不说,倘若中了他们的毒,恐怕你只有乖乖任其摆布的份,不然你简直比死还要难受。
  任长树,就是那个「百毒不侵」任长树,他从小就在蛇洞里长大,与蛇为伍,什么样的毒都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,他身上的肌肤也是暗褐色的,而且还坚硬如铁,这样的人够威风的吧!可是最后还不是死在五毒君的手上。
  「尊衣门」除了「十二血尊」,「五毒六害」也是声名赫赫的,而且风头丝毫不输给「十二血尊」,毫无疑问他们绝对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。
  五毒君既然来了,他们目的又是什么?难道是冲着唐如花来的吗?
  江湖上曾经有这样的传言,宁愿死都不要死在五毒君的手里。由此可见他们在人们心目中是多么的可怕。
  唐如花并不害怕,反而对着五毒君莞尔一笑。

  唐如花笑面如花。
  莫非唐如花与五毒君是朋友,而且关系非比一般,可是这样说得过去吗?
  丁一呜阴寒的脸上杀气盛盛,他只有一只眼睛,另一只眼睛没了眼珠,黑洞洞的煞是恐怖,就像是地狱里来的独眼魔。
  “解药在哪?”丁一呜并没有用任何敬语,语气相对的狂躁。
  唐如花无视丁一呜的无礼,她伸出白玉般的手指在一朵绚丽的花朵上弹了弹,轻轻地将花瓣上一只七星瓢虫弹开。

  七星瓢虫仿佛明白唐如花的意思,借势飞扑到另一株花瓣上。
  “东西带来了吗?”唐如花若无其事的问。
  单破不愿意丁一呜无事生非,他用眼色制止了脾气暴躁的丁一呜,既然有事求别人,当然不能趾高气扬。
  单破可以忍,王星却阴冷的笑了笑,他话中有话,根本没有把唐如花放在眼里。
  “这是什么话?”王星斜着眼睛不屑的应了一句,不就是一个女人吗?有必要这样低声下气来受这般鸟气,若在平时他早就冲上去扼断她的喉咙了。
  王星对女人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,越是漂亮的女人,他就越想亲手杀了她,因为他总是觉得女人是娲水,留她们只会让更多的人遭殃。
  “东西在这里。”孔过丁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样物品。
  “给你!”孔过丁一扬手,将手中的那件物品抛向唐如花。

  别以为孔过丁这么轻易就将东西送出来,其实他更试一试唐如花,看一看她到底有多少斤两。
  孔过丁未加入「尊衣门」成为五毒君的时候,他在江湖上有个绰号,那就是「借花献佛」,这绰号听起来有些古怪,其实是暗指孔过丁的独门武功「移云盖地」。所以这轻描淡写的一抛,实际上暗藏无限杀机!
  唐如花没有太大的惊慌,甚至连头也没有抬,她是怎么接住孔过丁那石破天惊的一击的?单破看不出唐如花到底用的是哪门子武功。
  孔过丁见唐如花轻易接下他的这一招,心里顿时明白她的武功果然了得,难道连易千年也会被她击败,他不得不佩服。
  易千年不但败在唐如花手上,而且还中了唐如花的毒。这次五毒君来的目的就是帮易千年来拿解药。
  易千年又是谁?他是「尊衣门」的左右护法之一,与容万日共同掌控着「尊衣门」的日常运作,权力甚大。
  唐如花这个女人竟然敢惹易千年,等于是公开挑战「尊衣门」,你说「尊衣门」的人又怎咽得下这口气。
  阳光暧暧的,阵阵风儿柔柔的吹过来,夹杂着一股股淡若的芬香,分不出它是什么的香,它却轻易的捕捉了人的全部嗅觉。
  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唐如花扬手,她将一个翠绿色的小瓶抛向单破。
  单破伸手抓住,他眉头一皱,奇怪她为什么没有像孔过丁施加暗劲。
  这一次单破没有阻止,也来不及阻止,王星已经发动了他那致命的一击!
  何况五毒君这次的命令不仅要拿回解药,还要让唐如花吃吃苦头。

  「尊衣门」岂是你随便想招惹就招惹的,要不然日后又怎能立足于江湖!
  王星的暗器不但数量多,而且形状各异,有圆的,扁的,尖的,长的,细的,方的……他这些暗器更可怕的是浸泡过毒的,被打中的人就算没死,那些毒也会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  王星的绰号是「千疮百孔」,果然名不虚传。
  王星的出手算是够快的,丁一呜也不慢,他用的是一条鞭,蛇鞭。
  丁一呜的鞭,是蛇,活生生的蛇。这条蛇十分灵性,它与丁一呜都已经有了一种默契,什么时候它该做些什么?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?它完完全全受命于它的主人。
  五毒君一向讲究联手一击,这一次又怎么会例外?
  江湖中又有几个能受得了五毒君这致命的一击,就算有也是屈指可数。
  唐如花一个女人,她是否承受得这致命一击!
  盛天蓝不需要武器,他的武器就是他的一双手,他的双手与常人不同,它是青绿色的,一看就知道是长年浸泡过的。
  盛天蓝双手如爪,五爪如勾,他的人跃起,临空,飞扑,奇袭……动作之快,一气呵成,根本没有多余的,甚至一点也不拖泥带水。
  单破是最后一个动手的,他一拳打在地面上,轰的一声,地面裂开,一下子就是一个坑,而紧接着唐如花站的地方也裂开了……
  隔山打牛?有点像但绝对不是,因为隔山打牛的威力跟它比起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一个天一个地,根本不能相提并论。
  单破的力之所以那么强大,很大的原因是他曾经在少林呆过几年,他并没有浪费他的莽力,自创出这套「震天撼地拳」,充分将他身上的每一分力气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  唐如花被五毒君瞬间连环攻击,丝毫没有半点预兆,可是她却没有半点意外,或许她早有预料不成?
  唐如花不等脚下的地面爆裂开,她就像被风吹散开的蒲公英飘了出去。

  微风轻拂,蒲公英随风舞动,没有人知道它们会飘落在哪里。
  唐如花没事,有事的是那些花儿,它们全被连根拔起。失去泥土与水份的花儿,它们很快就会凋谢,枯萎,死亡……

  这些花难道只是装饰品,可以随意任人宰割?
  五毒君不会心痛,心痛的只有唐如花,这些花是她亲手载培的,从播下种子的那一刻起,每一天给它们浇水,施肥,除草……它们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唐如花开心的,不开心的,她都与这些花儿来分享,这些花可以说是唐如花生命里的一部分。
  唐如花怒了,她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。
  五毒君还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,满天顿时落下无数朵花,他们眼前的唐如花却不见了,视线中除了花还是花,看得他们眼花瞭乱的,是花还是眼花?
  花落尽,遍地花絮一片狼藉。王星的暗器变成了一堆废铁;丁一呜的蛇已经不算是蛇,它萎缩一团,早就没了气息;盛天蓝的双臂伤痕累累……还有那一滩滩血迹,触目惊心,足以证明这一切的发生是真实的。
  唐如花白衣胜雪,站在那里宛如一个仙女。
  五毒君呢?

  他们低垂着头,就像是一个斗败的大公鸡,哪里还找得到来之前的盛气凌人。他们走的时候谁也没有说一句话。
  失败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种耻辱。
  唐如花并没有拦阻五毒君的离开,她的心却禁不住阵阵绞痛起来。

  片地狼籍,一株株花儿好多都断成了几截,根茎分离,要想救活恐怕是不可能的了。
  唐如花突然蹲下来,惊奇的拾起一支红色的花,这是她一直十分喜欢的一种花。

  桔梗花。

  红色的桔梗花?
  这支桔梗花难道真的是红色吗?唐如花细心揣摩着,很快发现它是被血染成的,若不是上面的血腥味将它出卖,差点连唐如花都被它欺骗了。
  如果唐如花种的桔梗花真的可以开出红色的花,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可以实现她的愿望了呢?
  传说中见到红色的桔梗花,今生就注定能与前世心爱的人再续前缘。
 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?
  桔梗花既代表着永恒,同时又代表着无望。
  既然永恒,为何无望?
  这个一直让唐如花感到纠结,她的内心也往往随之凄怆惘然起来。
  唐如花惆怅的脸庞上缓缓淌落下几滴晶莹的泪珠……触景生情,唐如花是不是感触太多才会落泪。

  可是谁又能真正了解一个人的内心世界?
  2013.6.2初稿
  2018.2.5修改

  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8-3 09:09
  《风花雪月》系列之风 文:黄福春
  冷风。
  冷冷的风。
  时值初春,风不会是冷的,它是暖暖的,依稀中渗着春天的气息。
  天地间处处焕发出从未有过的朝气,叽叽喳喳的鸟儿、片地嫩绿的小草、河流旁上的渐青的青苔、南飞回的雁群……它们都争先恐后的要向人类报喜似的。
  春天的阳光,从久违的被窝里钻了出来,将它的所有五彩光芒全部洒了下来,一缕缕如千万支利箭一般,穿透云层,击破薄雾,折射到各个角落上,丝毫没有半点吝啬,丝毫没有半分私心。
  风,它又怎么会冷?
  可这冷风不是风,他是一个人的名字。
  冷风,他是一个人,又有什么可怕的?
  莫非你说的是……
  谁?
  江湖上黑白两道上的人都忌之三分的冷风。
  不错,正是他。
  不是吧!有没有这么巧啊!
  常幕名的心里哆哆嗦嗦的打了几个冷颤,冷风这个名字,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,没想到竟然会让他遇上了。
  他的父亲曾一度告诫他做人要走正道,要不然哪一天必定会倒霉的。
  莫非这冷风真的是他命里的克星?这个意念只是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常幕名一想到这单生意,他的内心就会舒爽,眼看那些白花花的银两就要到手,他哪里还会顾虑那么多!再说以他们在江湖闯下的名气,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的大名岂是浪得虚名的!
  常幕名盯住冷风,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个大概,除了他自己认为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特别之外,这个名震江湖的冷风与一般人没什么不同。
  冷风他的剑呢?那柄令江湖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愁魂剑又在哪?
  常幕名有那种意念,是因为他想起他父亲曾说过的话,而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其他的人却不是这样想,谁阻碍他们发财,谁就得死,管你是谁。
  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是十三只狼,十三只凶狠残暴的狼,难怪江湖上的人,谁都知道遇上了这十三只狼是凶多吉少的事,所以有多远就躲多远,他们有如瘟神,谁碰了谁倒霉。
  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他们专门到处打家劫舍,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,偶尔也会帮人押送一些货物。
  论人多,十三对一,你区区一个冷风又算是什么?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才不会把你放在眼里。
  风,悄无声息的穿梭在天地之间,它们肆无忌惮的似乎是在与你捉迷藏,一会躲在山谷里,一会藏在花丛里,一会活蹦乱跳的走在你的面前,一会隐入云层里……,人们常说小孩子是顽皮的,殊不知风在这方面更胜一筹。
  冷风望着面前的这十三个人,根本没有想到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不但传闻中狂妄自大,而且还真的抿着良心替扶桑人做事,完全出卖了自己的灵魂。
  楚君临是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的老大,他看见是冷风拦住他们的道路,心里犯疑,这冷风难道也是冲着「玉海棠」来的?
  「玉海棠」价值连城,谁都会怦然心动的!为了惹上不必要的麻烦,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棘手的人物,他脑门一转瞬间有了主意。
  “冷兄弟。”楚君临的话一出口,显得十分客气,这完全不像是他的风格。
  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中的人个个用怪异的眼神望向他们的楚君临,老大是不是头脑发热了?还是进水了?犯得着对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那么客气,再说江湖上的传言也为必可信,冷风他再厉害,也不可能真的对付得了他们十三个!老大这么做,是不是也太丢脸了?日后传出去的话,那不是被人笑话了吗?真是的,简直是降低他们的名气!……
  冷风笔直的站在那里,对楚君临的话充耳未闻,他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傲气,那是一股不屑与人为伍的傲气。
  “冷兄弟,若是也是为了……”楚君临的话停了停,他这番话的用意当然是想试探一下冷风,看看他的真正来意是什么。
  冷风仰起头,那双如利剑的眼睛闪电般盯住楚君临,仿佛要看穿他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  常幕名突然间有种不妙的感觉,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第六感应,今天绝对是凶多吉少的,而他们自称的凶多吉少这个称号,恐怕……
  常幕名心里暗自吐了一口气,他希望这只是他的胡思乱想。
  “玉海棠!”冷风淡淡地说话,似乎害怕浪费多余的力气。
  果然不出所料,冷风也是为了这个「玉海棠」来的,这样无非是敌非友了。
  管枉然哼的一声,用一种极其鄙视的口气说道:“想要玉海棠?那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!”
  荣耀威附和的在一旁添油加醋,“你以为你是谁?姓冷的,别人怕你,我们可不怕!”
  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本来个个都是火爆子的脾气,谁会容忍别人给他们半点颜色。
  楚君临使了个眼色,意思叫他们不要激动,一切由他来处理。
  “这是四海钱庄的十万两银票,冷兄弟不妨拿去喝酒。”楚君临说着从衣服里取出一张淡黄色的纸。
  十万两?
  我的妈啊!老大是不是不正常了。十万两拿来喝酒,那可以喝上多久?简直可以把整个酒庄买下来了。
  如此巨大的诱惑,换作是别人的话,恐怕已经毫不犹豫答应了,可是冷风呢?他似乎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  看来楚君临这次打的如意算盘打错了,这个冷风居然在金钱面前不为所动,那他心里十分清楚,今天这一场打斗是再所难免的。
  楚君临使了一个眼色,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就在这个时候发动了攻势……
  攻其不备,这种方式往往可以扭转两者之间存在的差距。
  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配合的十分默契,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的刀!
  十三个人,十三把刀,他们移动身形,声东击西,一转眼的功夫,十三把刀已将冷风围在中央。
  上是刀,下是刀,左是刀,右是刀,侧是刀,前是刀,后是刀……
  这些刀交织成了一片刀网,一刀紧接着一刀,有如织布,它们密密麻麻的,一丁点的空隙都不曾留下。
  你看那些刀风,它们与春风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!一个是温柔的,一个是粗暴的。
  春风化雨,刀风呢?
  冷风如何应付?他的所有退路全部变成了死路。
  一道强光掠过,就像漆黑的夜晚划过的一颗流星!
  这颗流星未完全堕落,接着又碎成了好几块,而且散开不同的方向,它们的亮度丝毫没有减弱,反而变得更加的亮,就像是夜空中闪亮的星星!
  这些星星好像是长了眼睛似的,它们径直飞射向它们要去的目标。
  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所有人的眼前一亮,耀眼夺目的光芒,让他们失去了方向。
  没有目标的攻击当然是徒劳无功的。
  白费劲没关系,可是这还不算,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作梦都不信,在冷风面前,他们居然连一招都没使完,便败得那么的狼狈。
  “凶多吉少十三狼”个个摔得丑态百出,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,那些刀七零八落的散在他们的周围。
  常慕名趴在地上,他身旁的管枉然一动也不动,姜玉龙躺在不远处,也是同样没有动静,还有其他的人呢?看来并不乐观。
  “凶多吉少”这一回真的是凶多吉少了,常慕名心里苦笑。
  冷风呢?
  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呢?看来今天总算领略到了,原来传闻的都是真的。
  视线中的他,朦朦胧胧的依旧站在那里,好像是一个旁观者。
  冷风是如何出剑的?
  快,太快了,快得根本看不见他是如何出剑的。
  常慕名的手心一阵剧痛牵扯着他的神经,他看他的手,只见虎口处的筋脉已经被剑挑断,今后要想握刀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
  冷风若不是手下留情的话,恐怕……常慕名不敢往下想下去。
  “好自为之,你得感谢你的父亲。”冷风的话飘了过来。
  常慕名闻声望向冷风,看到的是他转身离去的背影,始终看不见他的剑。
  常慕名不知自己是该欢喜,还是该感激自己的父亲。
  风继续吹,它是要唤醒沉睡已久的大地,还是要大地去接受它的洗礼?
  惭愧的心爬上常慕名的心,这时他的眼眸里滚动着晶莹的泪珠,他的面前再一次浮现出父亲慈祥般的面容……
  做人要走正道,不然哪一天必定会倒霉的。
  父亲的话再一次在他的耳朵边响起,常慕名仿佛又看到他的父亲。
  人之初,性本善。
  善与恶、正与邪、黑与白、好与坏……为何上天不将它们合二为一呢?
  远处的枯萎的树枝上,几片嫩绿的新芽,它们正悄悄的冒了出来,似乎也要加入到春的气息中。
  冬去春来,生命也不断在上演着生与死的轮回。
  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
  常慕名愧疚,他感到自己对不起他的父亲,如果当初他听他父亲的话,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个局面了。他的手隐隐地一痛再痛,也比不上内心的那种痛,它撕心裂肺的,让人有生不如死的感觉。
  浪子回头金不换。
  对于死而后生的人来说,又算不算是新生呢?
  而这些人付出的毅力又是何等的大?
  常慕名此时从那一片片嫩绿的叶儿身上,仿佛又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他今后应该要走的路,看到了他的未来。
  2013.4.24初稿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8-3 10:55
谢谢分享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
看经典美图到三晋!



发新帖 新投票
 回帖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22005 s, 8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