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247个阅读者,1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发表时间:2019-8-3 08:46

[原创]弹指惊雷 文:黄福春



hfc1971 发表在 光阴故事|小说 华声论坛 /forum-7-1.html


  (一)惊艳
  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  落花,它代表着一种黯然的忧伤。
 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忧伤?心碎?忘情?绝望?无助……
  韩落花,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。她似乎从未真正开心快乐过,总是喜欢静悄悄的一个人,对影自怜,没有谁能读懂她内心深处的那种孤独,那种寂寞。她就像一棵小草,默默无闻的生长着……
  韩落花却认为自已更像一朵花,一朵飘落风中的花,被风洗干了记忆,连心都不在的花。
  若连花都无心,那它的灵魂到底在哪里?
  每当秋风起,落叶飘飘,遍地花絮,韩落花的心,便会情不自禁的,想起那个她想要忘记却无法忘记的他。他,若如大树的根,深深的缠绕在了她的心坎上,一发不可收拾。
  爱,她爱过。痛,她也痛过。她会觉得后悔吗?
  恨过,怨过。无数次自责,留给她的只有痛苦的回忆。
  淡淡的愁绪,淡淡的甜蜜,淡淡的相思,更像是风中飘落的一朵朵花瓣,凄惨的落地,留下一抹淡淡的残红。
  韩落花弄不明白,她的父母当初为何给她取名“落花”?难道这有着什么特殊含义吗?韩落花不知道,也没有问过。
  韩落花自己总会感触中独自流泪,眼泪到底流了多少?她想她的泪泉也许已经快干涸了吧!
  心灰已冷,万念俱灰,她的心也因这种剧痛而更加支离破碎了。
  馨儿,她只是韩府的一个奴婢,庆幸被韩老夫人安排在韩落花身边,专门服侍照顾韩落花这个千金小姐的日常生活。
  她是个天真活泼的小丫头,那里懂得男女之间发生的一切情感,她只会笑呵呵的帮韩落花忙里忙外的,也从来不去过问这个女主人的一切。作为一个奴婢,她认为自已不配知道太多,也不想知道,可她总会受韩落花愁绪的影响。
  穷人有穷人的烦恼,富人也有富人的忧愁。她只能这样想。
  可是女主人的忧伤,让她也跟着不开心。她那颗纯真善良的心,也只会陪着韩落花一起掉眼泪。
  女人啊!女人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伤感?或许只有女人才会明白。毕竟女人同情女人嘛!
  韩落花不信神,信佛,不然她也不会每逢初一和十五的,千里迢迢的跑去南华寺烧香。
  也许这是她精神上的一种寄托吧!
  今天是十五,她来南华寺了。
  烧香,祈福,还愿。
  韩落花今天破例求了根签,她本来就不相信这些,可是她最近心情极差,魂不守舍的,总是感到做任何事都不顺心。
  于是在馨儿的怂恿下,去求一支签,看下运势怎么样。
  南华寺的豆付大师是个高人,他能在见一面后确定对方的所有身世。大师之所以叫豆腐,可能跟他喜欢吃臭豆腐有关,人们总在他那个解签房间里,闻到那么一大阵的臭豆腐的味道,奇臭无比。
  走出南华寺的大门,韩落花的心情更差了,若有所失,她本想求支上上签,可偏偏抽中支下下签。这也许就是她的命,她丝毫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  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.”这是什么意思呢?
  她不解其意,因为她并没有去找豆付大师解签。即然是支下下签,当然没有去想知道必要。
  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,飘来了黑呼呼的乌云,整个天被压得低低的,低得就要扑倒在地面一般。
  韩落花低垂着头,她在思索签上的含义。
  馨儿跟在她的后面,帮她提拿着一些布袋。馨儿没有说话。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添乱,也不想去打扰韩落花。
  山顶上卷起阵阵狂风,顿时风沙满天,沙尘滚滚。风,不停的吹,一阵接一阵的,如
  大海上涌来的一波接一波的浪花。
  天暗得可怕,大雨也即将来临。山道上来拜神的男男女女,纷纷各自收拾着逃离下山去。
  韩落花与馨儿赶紧加快步伐,要不然赶不上山下的马车了。
  雨,一粒一粒的,一颗一颗的,失控的从天下往下掉。
  豆粒般的雨点击落在地面上,激起丝微的尘土四处飞扬。
  韩落花脸上刺痛刺痛的,那是小雨点吻上她的脸,留给她的礼物。
  馨儿慌促中赶紧从布袋中取出伞,那是一把油伞,伞是素红色的。她是个细心的小丫头,像个大人般的懂事,凡事都想得格外的周到,因此她格外得到韩老夫人的欢心,才会将她特意按排在韩落花的身边。只有这样她老人家才会比较安心。
  油伞刚刚一撑开,雨丝纷纷,很快又变成了密密的雨点。
  一把油伞太小,根本无法遮挡两人。馨儿索性将大部分的伞遮向韩落花,这一来,她的衣裳好快就被雨水淋湿了。
  韩落花见了心疼的将她往身旁紧拉,希望也能让她淋少一点雨。
  远处不断雷呜电闪的,苍天似乎发怒了,无情的在天地间发泄着它的淫威。
  雨,有如失禁般的下着,将满腔的愤怒化作了眼泪,它哭了,号啕大哭。这一哭,哭得是那么的吓人,让人震惊它的气势!
  雨中的韩落花与馨儿相拥在一块,步伐蹒跚,两人迈开着小脚,缓慢的走着……
  面前的台阶,也因雨水的冲洗变得容易打滑,若一不小心,肯定会被滑倒。她们边走边停,生怕摔倒会滑下山坡。
  风挟着雨,雨拈着风,风雨交织成一面巨网,将她们两人狠狠困住,雨水紧贴着面庞,化作一条条流水,流下馨儿的脖子,再流向她的内衣,馨儿感到身上湿淋淋的,异常的难受。突地一阵风从她的衣袖吹进来,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全身微微一抖,毕竟山上的风太冷!
  馨儿望了望天,天空还是那么暗,这场雨根本看来没这么快停,她脑门一转,仿佛记起了什么似的,“小姐,咱们走快一点,那下边好像有个山洞。”她有些激动,喜露于表,韩落花听她这么一说,脑海中闪过似曾相识的片段,没错,那半山腰的地方确实有一个荒废的山洞,她每次来都会从那旁边经过,感觉那怪怪的,不知道那是不是天然形成的山洞,还是后天人为形成的。
  山顶上不时滑落下一些小石头,吓得两人大呼小叫的。
  雨水顺着高处往下流,水流很大,雨水黄黄的,是那些山泥染成的,上面飘着细小的树枝、枯萎的落叶、褪色的花瓣、……它们像是在旅行,荡起自个儿的船桨,欢天喜地的畅游而下。
  几股莫名奇妙的大风呼呼而起,馨儿想用力去抓伞柄,可惜晚了,油伞被风吹飞上天,撕裂开变形的伞,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斗,接着堕落下山崖。
  馨儿没了伞,却没有慌,她拉起韩落花的手就跑,山洞已在望……
  韩落花还没晃过神来,任由馨儿牵引着手,狼狈的跟着她跑。雨水打在她的姣容上,又痛又麻的难受,她顾不上这么多了,反正湿了就让它湿吧!何必这般费劲呢?
  馨儿却不这么想,淋湿了她不要紧,可是韩落花却不同,她一个千金小姐,金枝玉叶。如生病了,那她不被韩老太夫人痛骂才怪!
  山洞的洞口呈半圆形,洞壁上有人工打造的痕迹,不知是何人所为。洞内阴森森的透着丝丝寒意,可是再怎么也好过在外面被淋雨,馨儿并不害怕,她是这么想的。
  韩落花在洞内四处转了转,她发现这里好像有人住过,遍地的木炭、木块、木条……好大股潮湿发霉的味道,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呆过的她,刺鼻的气味让她胃翻腾着,忍不住想呕吐,她连忙用捂住鼻子和嘴巴,尽量少吸气。
  馨儿笑嘻嘻的,好像根本没有闻到那些臭味,她从湿淋淋的布袋中取出一包油纸包着的东西,包里面是零碎的东西,有香水,火折子……
  一阵浓香随着馨儿点燃的檀木而四处飘扬,将原本潮霉的气味驱除得一干二净。
  韩落花禁不注佩服馨儿的聪明伶俐,做任何事情都有远见之明,不像她这般没用,一点点小事都无法顺利的完成。
  韩落花从衣襟内取出一条紫色的小手帕,那是江南上等的纯棉精制而成,上面有剌绣坊的独有的标志。
  手帕虽小,手工极其精细,一幅简简单单的鸳鸯戏水,却栩栩如生跃入眼前,令人叹为观止。
  据说这剌绣坊所制的剌绣也是身份的象征,拥有它的主人多为有权有势的。韩府在江南一带声名显赫,大概是因为已故前朝韩太师的原因。
  韩落花纤长而白嫩的手,不停的用那块剌绣手帕在脸上抹来抹去,她乌黑发亮的头发早被雨水淋湿了,雨水顺着她的脸缓缓流下,将她如玉般粉脸上的胭脂冲走了,韩落花边抹边在看馨儿,身上的衣物也湿了一大片,她感到鼻子发痒,“啊啾”的打了个哈欠。
  馨儿见了抿齿而笑,“韩大小姐,小心着凉哦!等我生堆火给你烤干衣服吧!”她转身在山洞内寻找可燃烧的东西,幸好山洞内没有雨水,要不然有这些木柴也派不上用场。
  馨儿很快将火引燃,燃烧的火如一串串跳来跳去的火蛇,山洞内一下子亮热了好多。
  馨儿顾不上自已身上也湿淋淋的,她朝韩落花招了招手,”韩大小姐,赶快过来将身上衣裳脱下烤干吧!”她不等韩落花走近已朝山洞囗走去,”我去外面给您把风。“
  凉凉的雨水泌透了她的衣裳,钻入她那温暖的体温之内,韩落花这才感到全身湿淋漓的好难受。
  韩落花正想呼唤馨儿叫她一起烤干衣裳,可馨儿早就走到山洞外去了。
  火光映着韩落花如玉般的身躯,也被她那貌美可人的模样惊呆了。
  韩落花太美,美得脱俗,若如天上不食人烟的仙女,全身绽放出一种莲花般的美,那是一种出于淤泥而不染的美;一种神圣不可侵占的美;一种让人不知不觉醉倒的美……
  韩落花美得似花,含苞欲放,娇滴欲艳,如一朵娉婷袅娜,仪态万方的花。
  (未完待续)
  2009.8.25初稿
  2018.11.13修改
  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8-3 10:56
谢谢分享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
看经典美图到三晋!



发新帖 新投票
 回帖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19353 s, 8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