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
许可,90后知名时评写手,女性情感写手,

发表时间:2019-8-2 22:10

魔童降世15亿:从哪渣到哪托再到哪吒[原创][讨论]



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/forum-76-1.html


魔童降世15亿:从哪渣到哪托再到哪吒
撰文丨墨黑纸白

一、一个被90后群体漠视的神话人物

作为90后的纸白君,小时候确实对哪吒没有太多的印象,他在影视方面最为风靡的时候纸白君还未出生。

而当上小学后期国动《哪吒传奇》席卷而来,但已经被《变形金刚》、《奥特曼》、《猫和老鼠》、《数码宝贝》等外动“荼毒”过的纸白君已无力欣赏。

从某种角度来说,哪吒是对90后这代人影响不够大的,比起孙悟空的风靡程度,确实要逊色很多,这次哪吒以魔童身份成功逆袭应属意外。

魔童的逆袭应该极大程度上反思了哪托在90后身上的失败,其根源在于这一代年轻人从小在接受什么样的动画观?哪吒又应有多少新的可能性?

《哪吒闹海》一度被认为是国产动画的巅峰作品,甚至在《魔童降世》逆袭的时候,不少那时候的人发出能否成为国产动画巅峰重新回归的疑问。

在纸白君看来,那部电影肩负了太多的宣传任务,画质的优越度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宣传的优越度,所以人们记起来的时候只是画质,而不是那个哪托。

二、哪吒中国化中的哪渣之路

哪吒应该算是我们中华神话作品里最为变幻多端的一个角色,他被赋予了太多的宣传任务,儒释道三教从未就哪吒的归属问题放弃过,只是儒教最弱。

当然不只是儒释道对哪吒的归属问题没有放弃过,就连我们也未曾放弃过对哪吒的归属问题,从官方到民间一直都在重新塑于其宣传使命。

哪吒在《封神演义》中是一个典型的渣儿,当然他的渣是来自于他必然被渣,道、佛、儒在对哪吒的争夺中,都是以不惜代价的方式进行的。

从外国的神变成一个中国的神,不只是要满足千年前普通人对神的理解,也要满足非普通人对神的理解,而在所有进行中国化的神中,哪吒是最为抢手的。

哪渣的起源首先要从道家说起,当道教遇上最大的外来敌手佛教时,危机感是必然的,就像佛教曾与婆罗门竞争时一败涂地过一样。

它们共同的选择是,借鉴对手最为优质的资源,囊括本教之下,至少则灭我即灭他,这在残酷的竞争之中,是对劣势方最为有利的挽回或者说止损。

在我们的历史上也不少见这样的环节,但凡能够笑到最后的,无一不是在劣势时极大的从对手中借鉴优质资源,而溃败的一方是不研究弱小对手如何借鉴。

当道教借鉴佛教从婆罗门借鉴来的哪吒时,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?还是对本土化有了更为精准的认知,哪吒就被塑造成了一个哪渣。

太乙真人给了哪渣最优越的武器,给了哪渣最浪荡的性格,也给了哪渣无法无天的无限可能,脚踩龙宫、拳打魔首,儒教化身的李靖都知道这是大罪。

但太乙真人认为这都是小事,所以帮助哪渣平了龙王又灭了魔首,有评论者以“天数”二字来形容这对师徒的奇葩,但我们有更为准确的词汇来形容。

这个形容就是这段时间流行的“消灭你与你无关”,在这个流行形容面前,不必说龙王是无辜的,敖丙是可怜的,天庭是不讲法的,魔首是躺枪的。

因为你说了也白说,哪渣是灵珠转世,有着天命也有象征劫数,正如民间流传佛教也有这么一段传说,这个主角叫黄巢。

三、我花开尽百花杀,消灭你与你无关

正所谓: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尽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这流传的佛教目楗连罗汉转世为黄巢的明志诗。

民间流传佛教这段传说,是因为这个罗汉为了救他母亲,放出了地狱中八百万恶鬼,被佛祖贬入人间,杀尽八百万恶鬼是这个罗汉的渡劫。

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黄巢杀人八百万——劫数难逃这个句式,孝道在这个传说中秉承了类似天数的说法,于是这八百万人也只能听天由命而被杀了。

相较之下道教关于哪渣的传说,还算比较仁慈一些,至少是从非普通人的龙族、魔族下手,中间捎带会死一些普通人。

就连孙猴子、猪八戒、沙悟净渡劫的故事中也不缺乏这样的故事,他们都有吃人的直接证据或佐证,更不必说其他为他们渡劫而练手的妖魔们吃人的事了。

所以道友、佛友渡劫哪有不死人的道理呢?哪渣的存在就是在于古代的人来解释现实生活中的悲惨,通过神话的方式给出无奈的解释。

这样的解释从各种神话中都不缺乏看到,但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,这种变化从近代开始尤为明显。

哪渣不再是哪渣是因为历史不再需要他是哪渣,他应该成为哪托了。也就是我们看到了《哪吒闹海》,封建王朝的崩塌开启了人命不再贱如草芥的时代观。

这个人命不再贱如草芥包括了普通人和非普通人,所有曾经神话传说所想要导给人们的,用来解释自己集体无辜惨死的天数、渡劫论开始消亡。

但也带给了人们新的集体死亡解释观,即有些人群的天然不正确性。无论你是谁,在哪托的面前都需要臣服于某种天然正确性,否则只能消亡。

四、哪托横空出世后再次消亡

这极大影响了那一带年轻人的世界观,东海龙宫不再是某部神话小说里的无辜非普通群众,而是凶残无比的帝龙,必须被哪托消灭。

李靖也必须是懦弱、无能,甚至还是想要哪托命的父亲,哪托代表了天然正确性给予的一切能力、资源以及无敌主角光环,非天然正确群体均可消灭之。

相对来说这个角色的变化无疑也是获取了极大成功的,以至于在那代成年人、青少年的心中,哪渣成功逆袭为呢托,伟岸光辉正确的少年英雄。

时光荏苒又过了好多年,哪托的转变也难敌岁月的淡漠,这样一个少年英雄早已不在90后这代人童年时的世界中了,虽然《哪吒传奇》高达50多集。

1982版《西游记》的横空出世,让呢托的神设瞬间崩塌了,孙猴子承担起了新的草根英雄角色,把天捅个窟窿这事儿哪渣、呢托都没干过。

孙猴子在逆袭成功之后,哪托竟然有段时间承担起了与孙猴子的对抗,这少年英雄的形象怎么能不一落千丈?于是哪托在90后心中的形象并不高大上。

相反还有1982版《西游记》中的哪托有些急躁、恶狠,所以每一届哪吒都是有不同的,这是宣传无法全方位无死角搞定的事情。

五、更接近人的哪吒并非是笑到最后的哪吒

也就有了魔童降世版的哪吒,这届吃瓜群众有些不好带,反正呢托的形象也已经崩塌了,从哪渣到呢托都试过了,这次干脆直接魔童哪吒走一波吧。

也许是歪打正着,也许是人们是思维变化已经早已不在乎神话人物怎么给改编了, 总之这个逆袭应该也是让制作者们大大意外的。

终于一个最接近人的哪吒出现了,也极大的引起了现代人的关注,这一代的儿童们是幸运的,他们见到了一个不再渣化、神化、托化的哪吒。

而是一个有血有肉,一个在各种偏见中成长的哪吒,他不再有任何对天数、渡劫、宣传等等之类的任务,而是有了理解、爱、友谊、个人等现代化观念。

但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样的话明显说得太早了,天数、渡劫这类的东西还一直都在的,不会因为一个更接近人的哪吒出现了就自我改变。

魔童降世这个名字应该有它本真的含义,即每个人心中被植入隐藏着的那个魔依然在,能够最终成为自己的人依然还是少数的。

也许魔童哪吒最终由魔入人,但大多数怕也只能是申公豹这类也不相信命,但却最终无法成人的,只能是悲剧开始悲剧收场。

好的是,我们在魔童降世中不再开始觉得谁天然有罪了,也不再觉得哪渣、哪托这类曾经的神话能够解释曾经的先辈们就该经受莫大的苦难。

相信我们会在不断的思维进步中,开始更进一步的认识到,群体的命运并非必然草芥,也绝不容许再被草芥。

无论还胆敢定义者是神、是魔、是鬼、是其他什么,都应遭到最大的唾弃,我们需要的是充满对人性尊重的神话,从每个人都有脑有血有肉却还不完美开始。

2019—8—2落笔于墨辩閣

发新帖 新投票
 回帖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23734 s, 9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